中国健康养老产业服务平台-提供专业的养老资讯和养老培训服务
所在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年轻人,未来的养老,你做好准备了吗?
来源: 中国养老产业网时间:2019-04-11点击:450

在很长一段时间,随着人均寿命的延长大家开始感觉到老年人在数量上的增加,但是人们总体来说对老龄化是缺乏切身感受的。直到见过日韩的困局看过欧洲的窘境,直到少子和迁移的叠加效果凸显;人们才骤然感觉到对于养老的恐慌。中国的老龄化的进程远快于西方发达国家,面对悄然来临的社会形态,国家和个人都还没做好充足的准备,相关政策有很大缺口,基础设施亦跟不上。我们不禁要问:未来会怎样?

在2019年3月盘古智库老龄社会报告发布会上,有媒体年轻记者抛开了报告本身,提问专家说:我就想知道我们现在交的社保够不够我们退休时候生活?年轻记者直截了当的提问,代表了中国社会年轻人的心声——他们是少子化家庭的开端,是2050年重度老龄化社会当中的那批老人。他们害怕自己到时候又老又穷,如同今天日本、韩国的一些老人一样。

老龄化不是问题,它是机遇

随着老龄化在中国的不断深化发展,舆论显得十分悲观,多数人认为老龄化是一个问题:人类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老龄社会,一个前所未有的一个社会形态向我们走来,我们却不知道如何妥善应对。然而,我们更应该看到老龄化是我们取得的一个成绩——老龄化是社会发展的标志,经济发展、科学进步,人的寿命不断延长。它首先是一个机遇,然后才是带来的挑战。在此认知之下,再来思考如何应对这种新的状态带来的新的变化。

关于老龄化问题,它是一个思维困境,本质是大家看到了老龄化社会的挑战,但是应对挑战的行动没有跟上,因此产生了思想和行动的脱节。老龄化是人类社会共同面临的重大课题,它是长期的,不可逆转的。我们需要客观看待它,也需要开始行动去解决它。

老龄化,人口出生率,人口年龄中位数对比

解决问题,需要详细的数据去指导

解决老龄化问题,需要有细致的数据去作为支撑,没有数据,就是无根之本,无水之源。但是目前,指导我们的大部分数据都是粗放、缺乏分析的。我们通常见到的都是60岁以上有多少人;65岁以上多少人,占比多少。这样区分过于简单粗放。虽然他们都被划分为老年人群,但状态不一样。有的人50多岁,身体已经不健康了,有的人80岁还很健康,还能参与各种各样的事。我们需要有一些详细的数据,比如说60岁以上健康的有多少?分别健康到哪一个程度?一些人被划分为不健康,他们不健康体现在哪里?是认知困难还是行为困难?这些人已经就业的有多少?如果这些数据都能够说得很清楚,我们就知道该做什么,该怎么做了。这一步不管对于研究者、政策制定者还是企业都是至关重要的。

大多数企业都意识到老龄化社会带来大市场,因为到了2050年,1/3的人口都是老人。但是如何去占据这个无比巨大的市场,如果没有数据支撑,企业是迷茫的,很多时候都只能按照既定的想法去做。这样去做老龄市场,就容易导致供需脱节。

比如,已经面市的机器人中,有哪款可以换通下水道?纵观养老市场,几乎没有这样的产品。然而,对于大多数健康老人来讲,做饭扫地相比端茶倒水攀高爬低才是他们害怕的、力所不能及的。因此,我们真正地去调研,找到真实需求,才是企业做这个事情的根本,因为现在的很多企业,都是年轻人在设计给老年人用的东西,这些产品是否与老人的需求相脱节,哪些能满足老人的真实需求还需进一步考证。


解决问题,需要学习国外创新经验

在应对老龄化方面,日本、荷兰、德国等国家都走在我们的前列,我们需要学习他们的创新经验,并将之本土化。

在日本北九州,面对养老院护理人员不足这一问题,企业打算研发护理机器人来替代。他们严格从老人的需求出发来设计产品。他们首先将护理人员每天的动作进行分解记录,一天中的动作由哪些部分组成,再将这些动作拿去找老年人调研,得出哪些动作是最迫切被需要解决的;哪些动作老年人可以接受机器人来代替,哪些动作不接受。在细致的、人性化的调研完成之后,再考虑哪些事情可以一个机器人完成,哪些需要多个机器人协同完成。最后才投入生产。这样生产出来的东西,不用担心产品不符合需求,也能使老人享受到机器人带来的服务优势,同时,机构也能够享受到服务优势,自然而然,企业就能有效益。所以说,找到真实需求,是推动整个产业的发展、促使产业良性互动的基础。

机器人进入养老产业

荷兰的社区援助队也值得我们学习。志愿者通过对社区老人的综合评定,在非常轻松有意思的情况下摸清楚老人的真实需求,帮助老人完成需求中老人自己完成不了的部分。他们将志愿者编成一组,为某几个对应的老年人服务。老人需要援助的时候,可以提出申请,申请之后就有志愿者上门来服务,相比较一对一服务,这样极大地节约了人力资源。比如换灯泡,一个人可以为30个人服务,这样就大大地提高了效率。随着服务内容的聚集,服务的范围也拉大了。90%的问题其实老人都可以自己解决掉,剩下7%的问题,由社区援助解决,再有解决不了的,可以往上报,进行再一次问题聚集,针对性处理。这样社区之间,城市之间可以联动,带来了极大的减负,效率非常高,而且为老人提供的援助都是非常有效的。

在德国,他们构建了“多代屋”。他们打破家庭的界限,给不同代际的人见面和融合的机会。老年人传授给年轻人日常生活方面的技巧、带孩子的经验等,老人重新和社会有了接触的机会,他们的能力也得到了发挥。孩子们经常和老人接触,给老人读书,教老人互联网,和老人一起画画做手工。年轻人帮忙照顾老人,能力好的老人帮忙看护孩子写作业,每个人都是参与者,也都是获益者。

打破年龄限制构建养老新方法

这些方方面面的创新,都是我们应该注意到的。我们需要将老龄化与整个社会的问题协同解决,我们将智能化、信息化、城市化、全球化、老龄化,把这些发展的趋势同步在一起,那么我们所有的社会问题都能在中间得到很好的解决。因此,我们需要去尝试创新。

对于个人来说,应对老龄化需要解决三大问题

有一本书叫《从50岁开始做准备》。在中国,人口基数大,老龄化进程快,从40岁开始做准备,也为时不早。2019年最早的80后一代现在39岁了,这一代人应该开始规划符合自己心愿的老年生活了。

过去,我们对于老年阶段是不需要规划的。过去常说,人生七十古来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中国人的人均寿命才35岁。人均寿命短,以至于老龄阶段也不长,还不到要规划的时候,这个阶段就过去了。现在我们不一样了,北京现在的人均寿命在75岁左右,香港的人均寿命80多岁,而且还在不断延长。假定我们的寿命是80岁,60岁退休之后的这20年,占了人生的1/4,它代表一个人退休之后有漫长的时间在等着。所以我们必须对老年生活有规划,换句话说,你希望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过老龄阶段的20年。

关于老龄规划,虽然个体存在较大的差异,但是综合来说,区域之间、城市之间、家庭之间,各有各的特点。综合来说应对老龄化,个人需要准备的是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是健康方面的准备。这就是现在为什么都在提健康中国,大家普遍认为医疗的费用越来越高,看病的经济压力越来越大。此前特别火的一篇文章《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也提到,得了重病,可能导致倾家荡产。中产阶层普遍都不能自我承担这个风险。但是我们也应该知道,预防的费用远远少于治疗的费用。对于80、90后来说,首先要注重个人的身体健康,要有良好的生活习惯,健康才是一切准备的开始。

预防的费用远远少于治疗的费用,健康是一切的基础

第二,要有经济准备。你需要知道维持你规划的生活,需要用多少钱。然后照着你老年阶段需要的钱来做好年轻阶段的规划。此外,如果说老年人应该重视理财的话,年轻人应该重视储蓄。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是月光族,年轻人要转变这种理念,注意储蓄。有了储蓄,才可以谈理财,才足以支付你规划好的老年阶段。

经济基础才是养老条件的标准

第三,是要有积极健康的心态。老是一种客观现象,是一定会发生的。同时“老”有两种模式:一是身体老,比如身体机能老化,认知衰退,这是生理上的老;二是心理老,心理老一般是生理老激发出来的,但更多时候,衰老是被灌输的概念。现实中,很多人都是身未老,心先老。个人不能积极看待老年阶段的生活。比如柳传志、宗庆后、任正非这些还在一线奋斗的企业家们。很多人,在老年时期,只要有好的心态,一直还可以保持年轻。

发布需求-黄
发布需求-白
发布需求
解决需求-白
解决需求-白
解决需求
我的需求-白
我的需求-白
我的需求
在线咨询-白
在线咨询-白
在线咨询
返回顶部-白
返回顶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