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养老产业服务平台-提供专业的养老资讯和养老培训服务
所在位置:首页 > 养老资讯
社区与居家养老是新蓝海,养老机构如何进入?这里有两条路径(深度解析)
来源: 中国养老周刊时间:2021-05-13点击:1978

新知达人, 社区与居家养老是新蓝海,养老机构如何进入?这里有两条路径(深度解析)

从近半年来高层释放的信号可以看出,“十四五”期间,国家将以居家社区机构养老协调发展为方向,促进养老服务高质量发展。民政部有关领导在公开场合明确指出,要推动养老机构进家庭和社区,将专业服务延伸到家庭,为居家养老提供支撑,到2022年年底力争所有街道至少建有一个具备全托、日托、上门服务、运营家庭照护床位的综合功能的养老服务机构。

这意味着, 十四五期间,社区与居家养老将迎来政策与资金的密集支持,养老产业中一片新蓝海正在形成!

近年来,很多地方的养老机构因地制宜,在运作模式、服务内容、操作规范等方面不断探索“养老机构开展社区养老服务”的模式。今天,我们就带大家一起探索,作为专业的集中式养老服务机构,通过什么途径来拓展社区养老服务,进而实现机构和社区的功能综合与协同。

路径一:植入-嵌入-融入

养老机构实现社区的在地化服务

“机构养老社区化”,意指养老机构植入社区,进而嵌入社区、融入于社区提供一系列在地化的社区与居家养老服务。

1.植入

“植入”一词多用在医学和生物工程领域,指将可植入物(人工晶体、人工关节、人造心脏瓣膜等)通过外科手术放置于人体腔中的过程,即以一种“外物”进入的方式、近乎物理性的开始其“在地化”的进程。

植入发展阶段,是实现从“0”-“1”的过程。

机构进入社区带有强烈的外来性质,还没有与原有系统发生“有机”联系,与社区其他功能会出现排斥,这就需要机构积极寻求与社区主管部门及居民的协调与沟通。

养老机构最初通常表现为利用自己的社会资源,寻求有目标的接触性行动。开展“试探性接触”,寻求能为社区提供养老服务的场所,尝试寻找一两个社区试点进入,在社区里开办养老服务机构,旨在打造“家门口的养老院”。或将养老服务机构办进居住小区,或利用新建居住小区配套建设的养老服务设施用房,或租用小区居民房,设置床位,面向小区有需求的老年人提供短期、长期托养服务,并提供日间照料和居家上门服务。

当前阶段,养老服务提供也只是停留在服务体系的外围,开展一些非核心服务内容,采取有针对性的、较易被居民接受的、经济等负担轻,且容易吸引一定数量人群参与的,如文娱活动、志愿活动、慰问演出、图书阅览、棋牌娱乐、老年大学等,居民从对机构完全陌生,到逐渐了解,到慢慢参与。在植入发展阶段,为鼓励机构能积极进入社区,需要政府政策支持、强化设施保障和补贴支持等,吸引社会力量进入并开办养老服务机构。

以上海市的浦兴社区福苑长者照护之家为例。这个项目成立于2015年1月,是上海建设完成最早、正式运营最早的社区嵌入式微型养老服务机构。该机构内建筑面积为340平方米,户外花园面积为130平方米,总面积470平方米,运营初期拥有床位数14张(床位费、护理费为4400元/月),主要为本小区及周边小区的3-5级失能失智老人提供24小时喂养、“喘息服务”、居家上门拓展性服务和失能家庭照护者培训等专业化服务。运营之处,浦兴街道将长者照护之家委托给福苑养老机构运营,并且与福苑养老机构实现了管理团队、技术人员、医护资源和社区资源等方面的资源共享。福苑养老机构通过这种方式成功实现了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在浦兴社区的植入。

2.嵌入

嵌入发展阶段,是实现从“1”-“10”的过程。机构探索形成一系列较为典型的品牌服务内容,社区和机构二者产生了相当程度的直接联系,并在功能机制上建立了协作性关系。

养老机构通过一两个社区试点,社区居民切实感受和体验到了机构的服务,居民从逐渐接受到主动参与,开始为之开展宣传,从认同到形成一定的信任。

以浦东新区的陆家嘴长者综合照护家园为例。该项目建立于2016年9月,是上海首家社区综合为老服务中心,建筑面积920平方米,内部空间根据“3+3”功能分割,主要包括长者照护之家、日间照料中心和居家养老服务三类服务型机构,以及居家照护站、社区护理站和社区康复站三个支持性机构。在运营模式方面,陆家嘴长者综合照护家园注重与辖区资源的“互嵌互动”,例如和街道敬老院共享管理团队和技术人员等人力资源,与街道居民区的社区图书馆和老年活动室共享场地资源,以及与社会治理综合信息服务平台、家庭医生辅助管理系统和健康生活状态监测平台等各类信息系统共享老年人的健康。

3.融入

融入发展阶段,是要实现从“10”-“N”的突破。社区居民参与机构活动形成习惯,机构成为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提供的重要主体。机构投社区居民所好,进行服务策略调整,整合物业空间、小区配套、社区服务等功能,以为老服务为轴线,复合使用空间,以实现多功能利用、从非核心的服务向刚性、核心服务进行资源整合,如链接医疗机构、家政公司等,优化人员配备,提升养老服务质量和专业水平,开始在其他社区的连锁化运营、形成规模。在融入发展阶段,需要政府鼓励连锁经营,以实现社区嵌入养老机构的可持续创新发展。 

路径二:延伸-辐射-互动

以机构为载体实现多类型服务

“社区养老机构化”,意指以机构为载体,有组织地统筹、延伸、辐射社区提供多类型的养老服务。机构服务不仅面向入住老年人提供在机构内部的服务,还包括机构服务延伸到社区、较大范围和内容的辐射,进而实现机构与社区联动。

1.延伸

机构的优势在于具有一定的专业化人力资源及其服务供给。养老机构除提供日间照料、护理病床等基本养老职能之外,积极创造条件,利用资源集中的优势,将物质供养、生活照顾、精神慰藉、情感陪护、医疗卫生、康复护理、文化交往、社会互动乃至自我发展等项目整合起来,开展延伸居家服务。如生活照料方面,可以开展送餐上门、家政服务、陪护、助餐、助浴、助急、助购、助行,或医疗保健服务,包括义诊活动、健康档案、医疗救助、送医送药、心理疏导、理疗等。

2.辐射

社区内的养老服务机构能成为搭建社区和居家的“连接器”和“转介器”,通过建立没有围栏的养老院,以养老服务中心为原点辐射周边,打造15分钟360°养老服务圈。如为老年人开展上门便捷服务,为居家老人解决日常生活困难等,或实行短期寄养,进行法律维权等,满足老年人多方位、多项目的养老服务需求,实现养老服务内容的全面综合。

3.互动

在社区养老服务中,自立养老、居家养老、社区养老与机构养老等方式相互依赖、相互支持,共同构成居家养老服务的基本方式以机构为载体和支撑,统筹发展社区养老服务,并不是说居家养老服务要以机构化为导向,而是指机构在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服务方面不能满足养老需求时的必要补充。加大社区养老服务设施建设投入,是居家养老服务政策支持体系的重要内容。同时,增加养老设施网点,提高社区养老服务设施的便利性。

机构-社区-居家服务相整合:

4个实践经验与4条发展建议

文章开头我们就说过,国内多地的养老机构已经在探索机构与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整合模式。总体来讲,在机构养老与社区居家养老整合的探索中,我们从各地的实践模式总结出4条经验与发展建议。

1.养老机构拓展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4个经验

其一, 居家养老与机构养老服务的整合主要表现在养老机构将部分原有机构内的养老服务向居家老人延伸,这些服务是日托(短寄)、配餐、上门康复居家护理、义诊等公益性服务。

其二, 服务定位于半自理、失能失智老人的养老机构较为倾向扩展居家养老服务。目前对专业养老服务具有较强购买意愿的是半自理老人及失能失智老人。

其三, 选址在城市社区内的小规模养老机构是服务整合的主力军。床位小于50张的社区小型养老机构集机构养老、居家养老服务为一体,规模小、功能多,能够满足老年人就地养老的需求。

其四, 深圳新现代颐康之家的护工、医疗人员、社工的人力资源整合模式盘活了社区各方的人力资源优势,调动了专业人员为老人上门提供居家养 老服务的积极性,具有复制推广价值。

以社区为底盘进行居家养老与机构养老整合是我国社会养老服务发展的趋势,社区内的小型养老综合体未来将超越传统的养老机构成为我国社会养老的主流模式。 为此,我们建议养老机构:

首先 要关注居家老人中失能失智老人、半自理老人对专业养老护理服务的需求,力求在社区层面通过专业机构辐射居家的模式满足这类老人的刚性需求。

其次 要重点扶持嵌入社区的小型养老服务综合体,从养老用地、税收减免等方面鼓励个人、企业、社会组织建立社区小型养老服务综合体,整合居家养老与机构养老,满足老年人就地养老的切实需求。

最后 要大力推动居家养老与机构养老整合的模式创新,以营利化、专业化、综合化的思路引导养老机构给居家老人提供专业的养老服务。

2.养老机构拓展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4条建议

(1)政府层面:“政府扶持+社会承接+机构创新”,强化规模效益

首先,立足政府主导地位,制定相关激励政策。通过放宽社区嵌入式养老机构准入条件,简化行政审批流程、明确税收优惠及各项补贴机制等多种措施,切实发挥政府的政策扶持效应。

其次,探索多种经营形式,提高社会承接力。积极引入市场主体,不但能够减轻政府养老事业负担,而且能够解决社区居民就近安养难题。因此,通过公建民营、民办公助、委托经营等多种形式引入市场主体,鼓励社会力量兴办社区嵌入式养老机构。

最后,实现养老机构经营创新,鼓励连锁化经营方式。通过鼓励现有社区嵌入式养老机构在积极探索、总结经验的基础上,扩大社区嵌入式养老服务规模,同时推动养老机构走规模化连锁经营方式,以促进养老服务高质量发展。

新知达人, 社区与居家养老是新蓝海,养老机构如何进入?这里有两条路径(深度解析)图为山东东营某养老机构利用社区服务用房开办的嵌入式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图片拍摄于2018年5月

(2)机构层面:“整合资源+搭建平台”,增强养老机构的辐射能力

作为一项系统工程,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工作要整合各种资源,如各类养老服务设施、社区志愿服务人员、政府购买的养老服务等,构建起政府引导、部门配合、社会参与、市场竞争的协同创新机制,实现社区养老服务管理的社会化。

养老机构积极与政府对接协调,扩大城市居家养老服务的资金来源,形成多元化的筹资机制。例如,对社会力量租赁或利用自有房产开办的养老机构,可以根据位置划分给予不同的维护补贴,还可以通过购买服务等形式,引导符合条件的社会力量参与,打造社区嵌入式综合体、机构、微机构,推动养老服务机构的合理布局。

养老机构嵌入社区开展社区与居家养老服务,除了需要充分利用社区的公建配套设施外,还需要搭建养老平台,引入社会力量和专业运营团队,对接养老、医疗服务资源,打造嵌入社区的养老服务中心,为老年人提供生活支持服务,并逐步扩大覆盖面。同时,养老机构还可以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在向社区及周边老人延伸提供日间照料、助餐、助浴、康复保健等服务的同时,将养老服务辐射到社区其他有需要的老年人群体,进一步增强机构的辐射能力。

另外,还可以根据老年人不同的利益诉求和服务需求,创新手段,实现传统服务方式与现代化手段、物质服务与精神服务、群体性服务与个性化服务等有机结合,满足老年人多层次、多方位需求的养老服务新需求。政府可以发挥现代信息与管理的优势,搭建信息服务中心的核心平台,创新服务新机制,实行资源统一调配,人员分层管理,整合和优化社区养老服务资源,提升社区服务的整体功能和综合功效。

(3)“政府引导+社区协同+企业运营+第三方监管”,形成联动管理

明确各方责任主体职责定位,并引入第三方参与评估,形成政府引导、社区协同、企业运营、第三方监管的多方联动管理模式。

首先,政府仅承担引导作用,从政策层面对社区嵌入式养老模式运作中的各责任主体进行约束,以保证该养老模式的平稳运作。

其次,社区充分发挥纽带作用,通过贯彻落实政府政策、反馈社区嵌入式养老机构最新动态以及实时掌握社区老年群体服务诉求等方式,保证各责任主体间信息传递畅通,从而有效缓解社区嵌入式养老模式运作中存在的管理混乱、难以协调的难题。

再次,明确企业对社区嵌入式养老机构运营方式的自主性以提高效率。

最后,引入第三方专业评估机构,通过建立科学合理的评估体系对社区嵌入式养老机构供给的养老服务质量和内容进行评估,并以此为依据作为社区嵌入式养老机构进行后续发展的标准,从而有效督促社区嵌入式养老机构不断提高养老服务质量和水平。

(4)“细化服务+定向培养”,推动标准化建设

推进社区嵌入式养老机构标准化建设,切实提高养老服务质量是实现社区嵌入式养老模式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举措。具体来看,一是通过制订分类服务方案,满足社区内不同老年群体的服务诉求,并按照相应服务标准拟定合理价格,值得注意的是价格标准要低于市场价格,明确福利性特点,二是加强专业人才和管理团队的培养,通过校园定向培养计划、养老服务人才培训机构等多渠道充实养老服务业人才储备,同时明确持证上岗原则,严格把控养老服务从业资格,切实提高养老服务人员的专业性。

发布需求-黄
发布需求-白
发布需求
解决需求-白
解决需求-白
解决需求
我的需求-白
我的需求-白
我的需求
在线咨询-白
在线咨询-白
在线咨询
返回顶部-白
返回顶部-白